月度归档:2010年11月

爬雪山过草地

这还是上上个星期的事情了,学校晚会每个学院都要表演节目,我被随机概率事件给命中了,被抽去表演参加节目。我也不知道排练了多少个中午和下午,这种革命剧动作感觉确实有点夸张,第一次学时大家都笑了。第一次打粉底、第一次涂腮红,好多第一次就被这样无私的奉献了。。

只要现在早上没课,一般起床时间都是八点多了。主要晚上凌晨过了才睡,好像寝室都已形成这种习惯,每晚卧谈会一次好像都没落下。现在上课的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,一上课就昏昏欲睡,一下课就精神百倍。到期中,很多课程陆续结束,现在的课程完全能理解的很少,学的东西都是在以前的基础上加了“高等”二字,高等传热学、高等流体力学,要听懂,学好《数理方程》是必须的,可发现听数理方程比坐飞机都还要高个等级,直接坐火箭了。。最要命的是书上居然推公式到中间的时候写下:再经过一番冗长的推导,可以得到…老师说自己下去推可能要几个小时。。。我现在只担心考试时候怎么办。

排练
排练

带妆排练
带妆排练

带妆排练

集体照
集体照

Advertisements

爬雪山过草地

这还是上上个星期的事情了,学校晚会每个学院都要表演节目,我被随机概率事件给命中了,被抽去表演参加节目。我也不知道排练了多少个中午和下午,这种革命剧动作感觉确实有点夸张,第一次学时大家都笑了。第一次打粉底、第一次涂腮红,好多第一次就被这样无私的奉献了。。

只要现在早上没课,一般起床时间都是八点多了。主要晚上凌晨过了才睡,好像寝室都已形成这种习惯,每晚卧谈会一次好像都没落下。现在上课的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,一上课就昏昏欲睡,一下课就精神百倍。到期中,很多课程陆续结束,现在的课程完全能理解的很少,学的东西都是在以前的基础上加了“高等”二字,高等传热学、高等流体力学,要听懂,学好《数理方程》是必须的,可发现听数理方程比坐飞机都还要高个等级,直接坐火箭了。。最要命的是书上居然推公式到中间的时候写下:再经过一番冗长的推导,可以得到…老师说自己下去推可能要几个小时。。。我现在只担心考试时候怎么办。

排练
排练

带妆排练
带妆排练

带妆排练

集体照
集体照

第一次和明星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没了

有好看的晚会,昨天同学去看彩排了,而我悲剧帝上了一晚上课。人太多没位置,他就在门口站了两个小时,并且是人头攒动,虽然很挤但他还舍不得走。。。哎,今天正式的表演人多得更不用说了,所以就没去,悲剧。其实吧我说看明星是假,心里想看米女才是真。。

我也只能回来在论坛上看看有啥新闻。(下面那个应该是彩排的时间)

第一次和明星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没了

有好看的晚会,昨天同学去看彩排了,而我悲剧帝上了一晚上课。人太多没位置,他就在门口站了两个小时,并且是人头攒动,虽然很挤但他还舍不得走。。。哎,今天正式的表演人多得更不用说了,所以就没去,悲剧。其实吧我说看明星是假,心里想看米女才是真。。

我也只能回来在论坛上看看有啥新闻。(下面那个应该是彩排的时间)

低电压大电流不危险

实验要用到高温加热器,由一台硅整流器进行供电,额定输出电压12V、电流1000A-_-#。我看比三个手指头还粗的铜线直接裸露在外面,不注意就碰到了,但这并不危险。

因为人体的电阻很大,而触电的轻重又是由通过人体的电流决定的,没有电压又形不成电流,所以只有加在人体上的电压超过一定值的时候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,即使电流很大也是其工作回路的,电压不高,是不会发生触电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