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归档:2013年07月

毕业

毕业了,离校已经有几天,房子租住在单位的家属院。虽然单位隔学校不是太远,但再去就是已校友身份了,物是人非,那些陌生的面孔,回去就是在师弟师妹小平房那落脚。或许过几年师弟师妹们也走了,回去或许就真是个过客了。

大家都走了,真有点舍不得,有点伤感,想哭的感觉。三年的时间,在办公室,每天说说笑笑,分享许多欢乐,就这样一晃而过,总是抱怨时间太短,或许这就是老天安排“时间”这个东西,让人们经历着喜怒哀乐。

飞飞去了深圳机场,工作相当轻松,但也得好好干哈,菁如愿回了家进入electric power行业,香姐也回到离家里那边不远的某机车研究所,啊川留在重庆某大型设计院,扬哥也留在重庆某央企,老胡马上出国到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联合培养,大家都有了不错的归属。希望大家能经常联系,再聚首。
213
213

Advertisements

毕业

毕业了,离校已经有几天,房子租住在单位的家属院。虽然单位隔学校不是太远,但再去就是已校友身份了,物是人非,那些陌生的面孔,回去就是在师弟师妹小平房那落脚。或许过几年师弟师妹们也走了,回去或许就真是个过客了。

大家都走了,真有点舍不得,有点伤感,想哭的感觉。三年的时间,在办公室,每天说说笑笑,分享许多欢乐,就这样一晃而过,总是抱怨时间太短,或许这就是老天安排“时间”这个东西,让人们经历着喜怒哀乐。

飞飞去了深圳机场,工作相当轻松,但也得好好干哈,菁如愿回了家进入electric power行业,香姐也回到离家里那边不远的某机车研究所,啊川留在重庆某大型设计院,扬哥也留在重庆某央企,老胡马上出国到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联合培养,大家都有了不错的归属。希望大家能经常联系,再聚首。

继续阅读